000818股票讲讲“长城系”再次陷入麻烦之中

2020-05-23

000818股票

000818股票讲讲“长城系”再次陷入麻烦之中,最好的股票分析,搜狐证券博客,你知道多少?

000818股票讲讲“长城系”再次陷入麻烦之中

“长城系”再次陷入麻烦之中。

4月12日晚间,“影视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002071.SZ)公告称,公司于4月1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此前2019年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3家“长城系”上市公司便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尽管立案调查所涉何事尚未可知,但可以看到的是,业绩亏损、并购暴雷、引入战投计划多次“流产”、涉多桩诉讼纠纷、实控人被法院“悬赏”追债且被立案调查……长城影视乃至“长城系”早已面临着重重困难。

巨亏10亿将被ST

2月28日晚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长城影视2019年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04亿元,同比减少65.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9.7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35.14%。

长城影视解释称,受市场需求及行业发展趋势变化的影响,加之新业务与新渠道开拓缓慢,2019年度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经公司聘请的具有证券、期货从业资格的北京中同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初步核算,部分子公司商誉出现减值现象,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最终的商誉减值准备数据以公司披露的2019年年度报告为准。

报告期内,公司坚持发展影视主业,投资拍摄的《人民总理周恩来》为重大历史革命题材,鉴于该剧目以真实的人物与事件为创作背景,相关部门需进行严格谨慎的审核,同时公司后期制作部门依据反馈意见,反复斟酌,在保证剧情完整准确的基础上力求展示精良的艺术效果。目前,公司已经将修改后的样片再次上报至相关部门进行复审,并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争取早日取得发行许可证,届时公司将依据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确认发行收入。

受上游行业效益放缓及融资环境下行的影响,公司融资费用及计提坏账准备金额有所提高。

2019年末,长城影视总资产14.62亿元,比期初减少50.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6.52亿元,比期初减少373.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1.24元,比期初减少373.46%。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如长城影视2019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可能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触及被实施特别处理。

与“妖股”中潜股份“共享”牛散

股价年内暴涨256%,市盈率接近1500倍,市净率超过60倍……中潜股份(300526.SZ)成为A股市场的一大“妖股”。

值得注意的是,埋伏于中潜股份的部分“牛散”也曾与长城影视有过“合作”。

中潜股份2019年中报中,突然有多位牛散进入到前十大股东名单,叶芳、汪凤娟、张蝶、汪晨虹所持股票分别为113万股、158万股、116万股和104万股,合计持股比例接近总股本的3%。

三季报中,叶芳和汪凤娟的持股比例再次大幅增加,另一个牛散黄芬也横空杀出,买入193万股。

而汪凤娟、黄芬和叶芳曾同时在2018年三季报进入过长城影视的前十大股东名单,当时长城影业突遇利空,市场传闻有重要股东质押爆仓,虽然长城影视澄清并无爆仓的情况,但股价重挫。三大牛散也正是在这之后突然集中买入,阻止了股价进一步下跌,而在股价平稳后,又集体在下一季度退出。

疯狂并购“后遗症”?

业绩快报中,长城影视并未披露最终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具体数据,并购“后遗症”具体几何尚待揭晓。

自2014年借壳江苏宏宝成为首家在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后,长城影视便开启了“疯狂并购”。

2014年借壳上市到2017年间,长城影视4年斥资28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包括6家广告公司、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

长城影视借壳上市短短几个月后,“长城系”又拿下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四川圣达,将其更名为长城动漫,此后也先后收购至少7家动漫或游戏类公司,号称将打造“东方迪斯尼”。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长城影视资产总额8.22亿元,负债总额8.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02.34%“资不抵债”。

6次拟引入“白衣骑士”未果

“长城系”也曾尝试过“自救”,但2018年以来6次拟引入“白衣骑士”均尚未有进一步结果。

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为父子,旗下有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三家A股上市公司,构成A股市场的“长城系”。

1月20日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怀远集团、信隆租赁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怀远集团主导、协同信隆租赁通过增资扩股或债务重组方式达到拥有长城集团51%股权。如本次交易获得有关部门审批通过,各方将签订增资扩股及债务重组事项的最终协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这并非“长城系”首次筹划引入“白衣骑士”。

在2018年爆出资金链危机之后,“长城系”曾5次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事宜,但均没有下文。

2018年9月,长城集团与天目药业第二大股东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达成合作意向,后者答应给予长城集团13.5亿元的资金支持,以换取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但随后因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这场合作不欢而散。

2019年1月,长城集团宣布与之江新实业签署协议,其将引入多项资金为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纾困,但最终也没有下一步进展。

2019年4月和6月,长城集团、赵锐勇、赵非凡又分别与科诺森、恒苹医科签署了《合作协议》,科诺森、恒苹医科均表示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但最后均不了了之。

就在2019年12月24日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同时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进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陕西中投、老凤皇拟对长城集团进行不低于20亿元实物资产增资扩股,同时将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的债务重整。

这一方案火速遭到监管问询,要求天目药业核实并补充披露陕西中投与老凤皇与天目药业及长城集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交易是否有具体方案和相应的时间安排,协议对方是否具备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债务重整等履约能力。

彼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资料却发现,长城系引入的战投之一“陕西中投”隶属于香港信威集团,但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 (ICRIS)显示,后者早已在五年前注销。

不到一个月,1月20日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怀远集团、信隆租赁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怀远集团主导、协同信隆租赁通过增资扩股或债务重组方式达到拥有长城集团51%股权。如本次交易获得有关部门审批通过,各方将签订增资扩股及债务重组事项的最终协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实控人被法院千万悬赏追债

此前2019年11月9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便同晚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时隔一个月,赵锐勇又被法院以千万悬赏追债。

2019年12月22日,杭州中院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0多万元的巨额赏金征集“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的财产线索。

杭州中院通报,相关案件执行标的超1.3亿元,该案申请执行人选择了10%的悬赏比例,赏金为1300多万元,提供有效执行线索即可按贡献获取赏金。

长城集团的1.3亿元贷款要追溯到2017年。当时,长城影视陆续向建设银行某支行贷款1.3亿元,并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据杭州电视台报道,原本上亿的债权,银行追回的只有两三百万元。

而“长城系”上市公司来说,也是债务缠身。

启信宝显示,去年开始,“长城系”公司便出现股份被冻结、被动减持、债务逾期等危机。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长城影视资产总额8.22亿元,负债总额8.4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02.34%,出现“资不抵债”现象。长城影视和天目药业也是资产负债率高企,分别达到84.44%和82.07%。

温馨提示:A股三大股指上周五回调,科技股走弱!最新行情动态随时看,请关注金投网APP。

道富寰球投资咨询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总裁黄金分析师George Milling-Stanley在近期接纳Kitco News访谈时表达,虽然美联储加息已暗示着其将在2019年和2020年将年利率保持在当今水准,但销售市场仍在将价钱定在最少2019年将再央行降息一回及2020年今年初再一次央行降息。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000818股票讲讲“长城系”再次陷入麻烦之中”的讲解,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敬请关注001证券股票配资开户网!

000818股票相关文章